• 2007-03-15

    第十一段对话

    记者:请您《玫瑰之名》和《达·芬奇密码》做一比较。

    翁贝托·艾柯:这不是问孔子和米老鼠有什么不同吗?

  • 2007-03-04

    戛纳一甲子

    2007年第6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候选名单

  • 2007-02-05

    第十段对话

    “爸爸?”

    “是的,琼妮。”

    “你还没给我讲那个最最的故事哩。”

    他一时想不起来了。

    “啊,”他说,“你是说纽约的那个俱乐部,参加的全是各种人中的最最人物。”

    “就是那个故事。”

    她坐在椅子上,坐在他的两腿之间。他尽量腾出较大的地方让她坐得舒坦些。“有一个这样的俱乐部,这个俱乐部里的人全是各种人中的最最的人。有头发最多的秃头的人,有秃得最厉害的多毛发的人。”

    “有最胖的瘦女人。”

    “还有最瘦的胖女人。有最高的矮子和最小的巨人。他们全在里面。有力气最小的大力士,有身体最强壮的痨病鬼,有最笨的聪明人和最机灵的傻瓜。另外还有一些人,像跛脚的杂技演员,丑陋的美人什么的。”

    “他们在做什么呀,爸爸?”

    “在星期六晚上,他们有一个晚餐舞会。他们举行比赛。”

    “比赛把他们区别开来。”

    “对了,小宝贝。要是谁能够把头发最多的秃头的人和秃得最厉害的多毛发的人区别开来,就能获得一笔奖金。”

    得感谢她。她喜欢听她父亲的这些胡说八道,而他必须使她高兴。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微笑着,略有睡意,露出细小的牙齿。
  • 2006-12-28

    事态

    罗老师说对事态的讲说是一种抒情策略

    我一下开窍了

    生活本身就是首诗

    也就是说

    叙事诗是诗中的诗

    也就是说

    栖居者诗派曾经用过的意象

    低于生活

    西区门口修车的大哥就是位诗人

    他的秃头酷似于坚

    他装好了我自行车的链子 没收钱

    他把我的脚蹬子装回原处 没收钱

    在他这儿打气儿也是免费的

    有一次我在长军快餐的油条档口见到他

    当时他正走出屋外

  • 2006-12-24

    第八段对话

    生铁老爷:在么?
    老周:在。
    生铁老爷:我真喜欢你送我的枪毙人的照片!
    老周:……
    生铁老爷:我常想那样射死他们。
    老周:……
    生铁老爷: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人太多了。
    老周:……
    生铁老爷:把他们的脑袋都射烂!
    老周:……
    生铁老爷:有时女人也很可恶,也该枪毙。我一点不觉得这些照片血腥,真的。
    老周:礼不在轻,只要送对人就好。”
    生铁老爷:……
  • 2006-12-12

    冬天的诗

    《失去的公园》

    博尔赫斯

    迷宫不见了。一行行整齐的
    尤加利桔也消失了,
    剥去了夏天的华盖和镜子那
    永恒的不睡,这镜子重复
    每一张人类面孔、每一只蜉蝣的
    每一个示意。停摆的钟,
    纠缠成一团的忍冬,
    竖立着愚蠢雕像的凉亭,
    黄昏的背面,鸟的啁啾,
    塔楼和慵懒的喷水池,
    都是过去的细节。过去?
    如果不存在开始和结束,
    如果将来等待我们的只是
    一个由无尽的白天和黑夜组成的数目,
    我们也就已经是我们将成为的过去。
    我们是时间,是不可分割的河流,
    我们是乌斯马尔,是迦太基,是早就
    荒废了的罗马人的断墙,是这些诗行
    所要纪念的那个失去的公园。

    黄灿然 译

    《临近酒和绝望》

    保罗·策兰 

    临近酒和绝望,临近
    这二者的残余:
      
    我驰过了雪,你是否听到,
    我骑着上帝去远方,近处,他唱,
    这是
    我们最后一次骑驰,越过
    人类的圈栏。
      
    听见我们越过他们的头顶,
    他们低头,他们
    就我们的马嘶声
    用他们有插图的语言
    撒谎。

    王家新 译

    《冬天的牧歌》

    聂鲁达

    在深深的海底,
    在悠悠的长夜,
    你静静默默的名字,
    驰过如一匹马。

    负我于你的背,啊,庇护我,
    在你的镜中向我现身,突然地,
    在你背后茁长的,
    黑夜孤单的叶子上。

    充满甜蜜的光之花,
    以你亲吻的嘴唇回应我的呼唤。
    坚决柔美的嘴唇,
    因离别而狂野。

    如今,长远长远地,
    轨道伴我从遗忘走向遗忘。
    雨的呼唤,
    黑夜的珍藏。

    容我寄身于午后的丝线,
    在黄昏时缝制
    衣裳,而天上一颗星
    充满了风在悸动。

    把你的远离注入我,深深地,
    重重地,盖过我的脸,
    以你的存在穿过我,设想
    我的心已碎成片片。

    陈子弘 译

    《我热爱严寒的气息》

    曼德尔施塔姆

    我热爱严寒的气息
    还有冬天表白的时刻:
    我——是现实;现实——还是现实……

    瞧那男孩子,满脸通红,像小灯笼,
    他掌管着自己小雪橇的
    王国,飞快地滑行。

    可是我——却与世界和信念发生争执——
    纵容速滑运动员的病原漫延——
    在银白色的括号里,在流苏里——

    世纪落下来比松鼠还容易,
    比松鼠落到柔和的水面上还要容易的——
    是半个天空落入毡靴,落进大腿里……

    1937年1月24日

    李寒 译

    《小鸟在天空消失的日子》

    谷川俊太郎

    野兽在森林消失的日子
    森林寂静无语,屏住呼吸
    野兽在森林消失的日子
    人还在继续铺路

    鱼在大海消失的日子
    大海汹涌的波涛是枉然的呻吟
    鱼在大海消失的日子
    人还在继续修建港口

    孩子在大街上消失的日子
    大街变得更加热闹
    孩子在大街上消失的日子
    人还在建造公园

    自己在人群中消失的日子
    人彼此变得十分相似
    自己在人群中消失的日子
    人还在继续相信未来

    小鸟在天空消失的日子
    天空在静静地涌淌泪水
    小鸟在天空消失的日子
    人还在无知地继续歌唱

    田原 译

    《冰雪消融》

    特兰斯特罗默

    早晨的空气留下邮票灼烧的信件
    冰雪闪耀,负担减轻——一公斤只有七两

    太阳离冰很远,在冷暖交界处飞舞
    风像推着童车在慢慢地走着

    全家倾巢而出,看久违的蓝天
    我们置身在传奇故事的第一章里

    衣帽上的阳光像黄蜂身上的花粉
    阳光在“冬天”的名字上坐着,坐到冬天消隐

    雪中的圆木静物画使我深思,我问:
    “你们想跟我去童年吗?”它们说:“去”

    灌木中词在用新的语言嘀咕:
    “元音是蓝天,辅音是黑枝杈,它们在雪中漫谈”

    但穿轰鸣之裙鞠躬的喷气式飞机
    使大地的宁静百倍地生长

    1962

    李笠 译

  • 2006-12-03

    Dilbert Comic

    http://baikalsnow.blogbus.com/files/1165114505.gif

    http://baikalsnow.blogbus.com/files/1165114551.gif

    http://baikalsnow.blogbus.com/files/1165114578.gif

  • 2006-11-30

    第六段对话

    英语听力课,大屏幕上播放着911的新闻录像。

    一黑人:Everything turned dark!Everything turned black!

    fupies:哦,这哥们原来是白人。

  • 2006-11-23

    Bye Bye

    感恩节前一天,新的记者证:

    http://baikalsnow.blogbus.com/files/1164294246.jpg

    留作纪念品吧,以感恩的名义。

  • 2006-11-06

    妈呀!

    我的妈妈,一位普通而光荣的人民教师,今天四十五岁了。尽管有些人将她的职业与公检法、养路费以及某种东北特产相提并论而且编成了顺口溜,但这与我今天想说的没有任何关系。

    我刚才见到她,认为她是快乐的。

    http://baikalsnow.blogbus.com/files/116282200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