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08

    蔡翔:想象的问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87541346.html

    我是一个耽于想象的人。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想象。黑夜,月光斜斜地照人,我想象过天空,星星闪烁,把我带向遥远。

    在一个人的少年时代,想象更多的是一种幻想,一种对自身未来的浪漫憧憬。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想象也更多地向回忆靠拢。

    许许多多的往事在记忆中复活。我的喜悦,我的悲伤……我看着我重新走过我的少年时代,我的寂寞乡村岁月……我在我的记忆中,咀嚼着我的生命的每一个部分,每一次细细的咀嚼,都会给我带来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我有时想,我是不是已经老了。一个人的回忆,更多的应该在他的晚年。那时,斜阳西下,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藤椅里,点着烟,青烟袅袅。透过薄薄的烟雾,走进过去的岁月。

    我觉得我正在提前进入我的暮年。我喜欢独处。我恐惧走进喧闹的迪斯科舞厅,我更愿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坐着,面前一杯咖啡,桌上有一支烟缸,远处飘来若断若续的音乐。我走进我的世界,一个人的世界。

    我有时并不认为我已经衰老,我在虚构一个世界,一个属于我的世界。想象帮助了我的虚构。我的世界的材料来自于我的过去,当然,它经过想象的处理,被注入了我对世界的看法。我的世界更多的是一个观念的世界,我在那里自由创造。

    我想我在本质上也许是一个软弱的人,我无力改变这个世界,而更重要的,我不愿意把我的想法强加给这个世界,我觉得那可能是对世界的一种剥夺。我对剥夺恐惧已久,哪怕是一种崇高的剥夺。我走进我的想象,我的想象是我的世界,完完全全地属于我自己,我在我的世界里抵抗我所厌恶的东西。

    我觉得我与我存在的世界渐渐地有了隔阂,一切都显得那么陌生,我所期待的新世界并没有在我的呼喊中冉冉升起,我无所适从。我默默地返身向后,走进我的想象,我在我的想象中,继续着我的孤独的自由之旅。我在我的想象中,学会自语。

    我的想象使我的世界变得永恒,随意流淌,美丽到处闪烁。我收拾起我的情感,不再让我的情感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上到处流浪。我为我的情感找到了它的最后归宿,在我的想象中。

    想象具有一种难以抵挡的诱惑,我把我在生活中难以实现的欲望交给我的想象,虚构满足了我所需要的一切。

    我开始发觉我在想象中变得懒惰。终于有一天,我走出我的想象,为了日常生活的琐事四处奔走,那时,我才发觉我的行动能力已经被我的想象可怕剥夺,想象使我的生活能力日渐丧失,到处碰壁。

    也许,我只能生活在我的想象之中。

    19967月)

    分享到:

    评论

  • 先看文章,再看到下标日期,最后看到了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