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1-30

    悲喜剧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86006944.html

    事情明摆着:我睡不着。脑子里某根弦捕捉到塞门缝的报纸的脱落,于是拔高了入睡门槛。于是披衣起身,见闻老徐键鼠并用地忙活,怔忡半晌,伸手揿亮桌上的灯。

    在茅盾早期创作生涯中,胃病、眼疾与神经衰弱轮换登场,间或一时交加,镂刻入《蚀》《虹》《子夜》等名著,反过来成就作为文学性的“矛盾”。因病弱而无力搬运砖块的,反而造起大建筑。然则一部分木结构袒露在外,仿佛自剖所犁开的皮肉,实则出自工匠诡谲的故意,要故意招来“烂尾”的苛评。这不协调的造物因此少有人问津了,却也挺立至今,是为悖论性的“实存”。

    “现代悲剧”的实质在于一种被称作“喜剧”的瘟疫的大流行。人们拼命笑出眼泪,不再为了catharsis,而是发自表演之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第六段对话 2006-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