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21

    莫浩然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62462166.html

    莫浩然的一条短信切断了我和午睡的联系:“你们明天下午有没有空?我想跟你们讨论关于当代诗的一些问题。”他最近和两个友人自编了一部诗集,不知南大哪个复印社有幸得到出版权。对床狗男女缱绻着出了寝室,于是单身主义者莫浩然的形象分明起来。我和fupies说过,莫以后会是个汉学家,至少外形上接近:金发环眼,摩顶放踵,厕身顾彬、柯雷之群绝对不显突兀。

    卫津南路西侧的一条黑巷子里,有十个平方米属于莫浩然。和鲁迅一样,莫面朝东壁读书、写作、玩(11寸大的)笔记本,壁上悬着白板。莫向我们展示窗口两翼的书架,其中高行健的《一个人的圣经》是令他对中国现代文学发生兴趣的入门谭,此外还有北岛的英译诗集、米沃什的英译诗集、马哈福兹的三部曲、阿西莫夫的三部曲,等等。我提起我刚上本科时对福克纳的爱好,莫热情地点头,他架上带着Faulkner字样的书脊已然绵延成可观的距离。

    fupies对于莫在土豆soup里加的德克萨斯土产胡椒酱念念不忘,那独异的滋味绕舌尖三日而不绝,勾引他到实习连吃了三天咖喱饭。然而莫的音乐品味并未在fupies那里激起更多认同,那台砖头似的30G iPod唱了一个钟头便黯然退场,音响组转由fupies随身的nano接掌。在袅袅的旋律中,我们一览了莫的中国相簿,十年前的莫浩然有着美剧中典型的teenager式青涩,我不由得抬起头对照今日莫浩然头皮上那稀薄的一层,真应了那句“风波一浩荡,花树已萧森”。

    呃,我是不是又像某学术新星、科学主义信徒、冉冉升起的青年公共知识分子所说的那样,陷入“传统文人”无法超克的自我矫情的井盖儿里了?每当开始想象“无喜亦无惧”的状态,行吟诗人莫浩然的影子就总会在我眼前飘荡,当然fupies做得比他们都要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题无力 2010-04-21

    评论

  • 这个“无喜亦无惧” 不如说成“没心又没肺” 或者“不高兴和没头脑”
    回复于小师说:
    您自谦了
    2010-05-07 21:36:14
  • 这个无喜亦无惧 不如说成没心又没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