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11

    单向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4741934.html

    我手机的话筒坏了。现在它跟放广播体操的大喇叭没有什么区别。

    我查看了一下通话记录,看到徐公子、fupies和阿花依次为中国移动无辜地捐上一分钟话费。他们每人call我两次,也就各捐出了两分钟。在此我表示深深的歉意。

    徐公子打来电话,听筒里涌动着一股潮水般的声音。我喊了八个“喂”,确定是他那头的问题。一小时后fupies告诉我徐公子已经回家,5点59到徐州。徐州是一座交通城市,许多旅客和煤渣在它身上爬过去。一列列火车将成车皮的煤从淮北运到徐州,另一些则将旅客从徐州运到淮北。人们回到淮北,回到山清水秀的产煤区。最终他们集合在工人村的家中,这些不朽工人的子女。

    徐胥,在你的生活中发生了迟早要发生到我身上的不幸事件,而我正处于你前几个月的状态中。我的某个家庭成员在他人照料下维系着生命,但我们早已看出结果。所以,尽管你的哀悼活动与我没有什么关联,但我即将成为你,成为3月9日晚间的你。

    请节哀,继续向前走。

     

    分享到:

    评论

  • 各自的生活掩盖得很好。我们就以为安全了。

    我也以为自己很好。

    最近听着一首歌名很奇怪的歌曲

    《我在那一个角落患过伤风》
    回复阿莱达说:
    《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2007-03-17 22:39:30
  •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