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4592997.html

    我出生时,我的爷奶都已经老了。革命年纪的他们透过黑白色的尘雾与我对视,而我将他们举到高处观察。

    我无法通过相片想象他们年轻时的光景。我关掉电视,在凸面反射的映像里找不出半点相似的气质。有些东西毕竟失传了。

    我奶曾多次谈起,在那个雨天,她抱着襁褓,穿过二〇二医院的操场,回到家中。

    大爷从本溪来向我们拜年。他今年六十岁了,手还像虎钳子般有力。他谈起两个儿子的婚事,他去年抱了大孙子。

    后来,在病房里,他哭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