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13

    静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4533946.html

    贾樟柯开宗明义地将自己的电影命名为Still Life,这里面既有自信,也包含向前辈致敬的意味。贾在与侯孝贤的对话中提到,《风柜来的人》让他感到亲切,并且是家乡哥们身上散发出的亲切。我没看过《风》,但我可以想象得到,两个千里之遥的县城在气息上所能达到的相似程度。

    上午坐269去弟家,车往西南开,过方形广场,过南湖,从宁波路到砂阳路。这段路程没让我记起什么。南湖公园越来越模糊,相似的游乐场、检票处,以及越发浓重的树荫和见底的湖水——这是十年前那个地方么?南运河,带状公园,堤岸没有起伏,往下可见苔藓密集。

    到了,我站在市传染病院的站牌下观察交通灯。简婷婷和胖子兴许就混在人群里,向我靠近。俯视河水令我头晕目眩,桥的护栏不及膝盖高。和平南大街只剩下最后500米,弟家在两个250米的接缝处。大石狮子瞪着我,我想起笠智众老夫妇到东京的旅行。

    一切事物都以其静止的形象不断刷新着。这样我们就总能偶有所得。

    分享到:

    评论

  • 向看不懂的方向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