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29

    策兰诗四首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4155083.html

    黑夜   吴建广 译
        我们很近,主,
        近得可以捉住。
        已经被捉,主,
        抠得很深 ,就象
        我们每个人的身体
        也是你的,主。
        祈祷吧,主,
        为我们,祈祷,
        我们很近。
        我们斜风一般走去,
        走去,朝着
        洼地和火山湖低头弯腰。
        我们去找喝的,主。
        那时血,你倒出的
        是血,主。
        闪着光。
        血将你的形象映到我眼里,主。
        眼和嘴这么张着,空荡,主。
        我们喝了,主。
        这血和血中的形象,主。
        祈祷吧,主。
        我们很近。

    用可更换的钥匙   吴建广 译
        用可更换的钥匙
        你开启这房子,里面
        沉默之雪扬起。
        看血是从你的眼睛,
        嘴巴,还是耳朵里涌出,
        更换你的钥匙。
        
        更换你的钥匙,就是更换词,
        词可与雪花一起扬起。
        看撞逐你的不同风向,
        雪裹着词滚成球。

    死亡赋格 北岛 译
              清晨的黑牛奶我们傍晚喝
              我们中午早上喝我们夜里喝
              我们喝呀喝
              我们在空中掘墓躺着挺宽敞
              那房子里的人他玩蛇他写信
              他写信当暮色降临德国你金发的马格丽特
                    他写信走出屋星光闪烁他吹口哨召回猎犬
              他吹口哨召来他的犹太人掘墓
              他命令我们奏舞曲
      
        清晨的黑牛奶我们夜里喝
              我们早上中午喝我们傍晚喝
              我们喝呀喝
              那房子里的人他玩蛇他写信
              他写信当暮色降临德国你金发的马格丽特
              你灰发的舒拉密兹我们在空中掘墓躺着挺宽敞
              他高叫把地挖深些你们这伙你们那帮演唱
              他抓住腰中手枪他挥舞他眼睛是蓝的
              挖得深些你们这伙用锹你们那帮继续奏舞曲
      
        清晨的黑牛奶我们夜里喝
              我们中午早上喝我们傍晚喝
              我们喝呀喝
              那房子里的人你金发的马格丽特
              你灰发的舒拉密兹他玩蛇
              他高叫把死亡奏得美妙些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
              他高叫你们把琴拉得更暗些你们就象烟升向天空
              你们就在云中有个坟墓躺着挺宽敞
      
        清晨的黑牛奶我们夜里喝
              我们中午喝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
              我们傍晚早上喝我们喝呀喝
              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他眼睛是蓝的
              他用铅弹射你他瞄得很准
              那房子里的人你金发的马格丽特
              他放出猎犬扑向我们许给我们空中的坟墓
              他玩蛇做梦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
              你金发的马格丽特
              你灰发的舒拉密兹

    白杨树   吴建广 译
        杨树,你的叶白色地看向黑暗。
        我母亲的发丝永不变白。
        蒲公英,乌克兰也这么绿。
        我的金发母亲没能回家。
        雨云,你徘徊在井边?
        我轻声的母亲为所有人哭泣。
        圆的星,你吞噬金色飘带。
        我母亲的心受了铅弹之伤。
        橡木之门,谁把你卸下户枢?
        我温柔的母亲不会再来。

    分享到:

    评论

  • s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