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21

    Pulp Life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4099643.html

    Fupies跟我说,有人从墨西哥回来。我想起张二狗同学,两年前的此时他正从桃仙机场出发,身上还背着辽宁省实验中学教务处发出的通缉令。

    如今他在佛罗里达州一所面朝大海和飓风的学校里。在那儿他上过报纸,校长接见他,发给他一身大蓝袍。我不知道他考上Harvard没有。

    两年前的此时我一如既往和既后地坐在教室,接受高分低能的训练。我中午饭一般在学校食堂解决,越越、spring和安祺是我的饭友。我们嚼啊嚼。有时候我也在校门北面买一个熏肉大饼,穿过地下通道到街对面的乐购里吃。一楼卖家庭影院的商家总在放一部叫《雷霆救兵》的大片,而且只放片子的前五分钟。我百看不厌。

    如今我在天津市一所大学的图书馆里。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