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05

    西风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3770797.html

    傍晚去浴园洗衣部拿衣服,一路上都是风驱动着自行车前进。两脚离蹬,裤筒鼓荡出饱满的弧度。激爽的同时开始担忧怎么回去。

    从昨天起七级大风便攻陷了这座城市,最后一点温暖从草地、安全岛、自行车架和二主楼的避雷针上消逝了。柳星张早早归巢,老大fupies在行政楼外再没发现情侣办公的痕迹。

    都吹得一干二净了。

    徐J在北京白住了两天一千八的宾馆,回来发现的第一件事是气温降到零度,第二件事是他的三瓶牛肉猪肠辣酱被我、小峰和宝宝悉数消灭,悲愤之余庆幸事先还藏着几瓶鸡肉鸭肉,聊以过冬。

    明天沈阳零下六到十五度,长春零下七到十一度,哈尔滨已经在下雪了。

    分享到:

    评论

  • 我想说,东北人(反正我见过的)最怕冷。我都无言了。
    回复小豕说:
    我就纳了闷了,我哪说我怕冷了?
    2006-11-12 20:43:31
  • 你们东北人难道还怕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