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25

    雨和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2701557.html

        中文众基本都醉了,酒气混着胃酸在楼道里蔓延。川哥把某人背回寝室后到我们屋切《侍魂》,我看见他的胸部以上都是湿的,起初还以为是汗,后来无意间瞄了眼窗外,顿悟:下雨了。

        雨势不小,然而下得悄无声息。事实上整条迎水道都显得凄清寂寥,川哥操纵霸王丸使出重刀的爆裂声音甚至盖过了火车的轰鸣。窗口将世界切成分明的两个段落,我站在旺盛的光线下,我守望着这个窗口。

        我望着均匀涂抹在柏油马路上的路灯光,雨丝从天顶连贯至地面,闪耀着不连贯的光泽。我望着这群无声的火苗在空间坠落,坠落的过程很短暂,但我的视力分辨不出时间前后的它们有什么不同。它们共同构成一场舞蹈,用前仆后继的方式,以及消散在柏油马路上的结局。

        这时我想起苏童的一篇极短的文章,叫做《雨和瓦》,是我们一次高中语文考试的阅读题目,挺有趣是吧。我还记得那篇文字带给我的触动。那是我在高中阶段唯一用心去读去分析的一道阅读题,因为我很妒忌,我妒忌那群江南少年有如此广袤的瓦片屋顶供他们上升与降落,妒忌他们能听见雨滴敲击在瓦上形成的清脆或沙哑。
      
        最后一点光消失的时候,我坐在阳台上,听着支离破碎的哭声剥蚀着每一寸墙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