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07

    6月7日 记忆或想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2619240.html

    6月7日,我看见中午的暴雨在窗户上激散,纵横交错的纹理内部蕴藏着我熟悉的抑或不熟悉的内容。室内的风扇呼呼地旋转,搅拌起某些气味在空间出演与降落。

    我看见另一个晴好的日子在树荫下经行。余凇混在人群里,背对着北运河的波光。小学校的校门在隔离带之后三十米的位置,中间这三十米由平整的马路和鞋底组成。余凇混在人群里涌向隔离带,他想象在父母的眼睛里展现的,一定是种波澜壮阔的景致,起码这幅冗长的画卷抖动起来是疲惫而迟钝的。

    现在雨停了,抬头望见的是一望无际的阴影,偶尔出现的隙缝泄漏些许天光,造成层次。几个人绞成一团,不时迸出几声奇怪刺耳的尖笑。球在脚下拨来拨去,然后有谁抓住机会使对力道,砰的将球射到两个电线杆子中间去了。余凇逮着过一回空子,皮球越过电线杆直接干在食堂的玻璃上。

    上课铃正好响了。

    贴条形码是项手艺活吧总之垫板不怕水毛巾得放好楼梯拐角处有矿泉壶

    命题作文是牛逼的百年不遇以及最后半小时整整一面还空着

    雷锋广场,小灯亮成半圆。


    分享到:

    评论

  • 7号中午下雨了?
    回复AC说:
    是,下得极快。
    2006-06-09 19:2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