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16

    老调子还没唱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225916350.html

    在八里台人艺的保留剧目中,我始终扮演着一个全知全能的叙述者角色。聚光灯照亮了半月形舞台上的一切,而我则蛰伏在台下那并不广袤的黑暗中,用故作冷静的腔调凸显我在场的意义。当我念完最后一句旁白,我就关掉麦克风,作为一名普通观众等待着剧情最高潮的降临。

    我们共同见证过李东方和符小燕的悲欢离合,也曾目送着于小师钻进电视屏幕,执着地寻找一份虚幻的幸福。年轻时的我们曾自诩为“日新月异的人民艺术家”,但当我们即将告别这方舞台之时,却又对岁月流逝的力量深感畏惧。

    如今,垂死的岁末如期而至,我仿佛看到自己又一次走进东方艺术大楼,那镶着金边的屋脊泄露了新年的秘密。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在无动于衷的时间里默默衰老,然而南开园不会老,你是永远热爱的孩子,太阳落在你的肩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