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1-16

    行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224818284.html

    中午K桑的告别宴上,婆罗很昂奋,指点江山之余展示了崇高的酒德,一大白金门高粱饮罢,随即续至高脚杯中线以上;赋格、荷兰和文斯各提了一个高质量问题,K桑每每收拾笑意凝神谛听,然后在回答过程中情不自禁地再次荡漾,如是反复。

    五个小时后,在王字楼304,K桑此行最后一次演讲近了尾声。所有人收拾起残酒与思绪,汇聚为合影的队列。S师兄手中的单反亮了两次,透过他者的视差之眼,彼时彼地的“痕迹”得以保存。

    我曾试图在心里给K桑做出一个完整描述,但如同以前一切类似尝试,无疾而终。写人记事之文最易落入谬托知己或反标自身的境地,即便最庄严、最高蹈的道德文章也会散发出纯白无辜的小清新气味。我未读过漱石的《行人》,所以无从知晓掩藏在K桑的矍铄与矫健之下那渊默的部分。相对于千言万语,无声蕴含了更丰沛的意义。

    夜色开始浓重,K桑要赶赴下一个地方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