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11

    一曲难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216915652.html

    在阴面阳台陈放的几摞瓢盆中间,我发现五弟坐在小马扎上,吸烟。起初这情景一如既往,直到五弟扭过头,让我待会儿帮他搬一下东西。一个装衣服的大旅行箱、一床被、一个背包,外加笔记本电脑,是五弟全部家当。在西区门卫处签过字后,我、五弟和fupies开始缩短与西门的直线距离,这距离变为零时,一台出租车适时出现。去往天津站之前,五弟给了两名送行者各一个拥抱。

    西区3号楼2门右单元住户中,见证了梁五弟离开的尚有一人。在科贸大厦站候车时,老徐夫妇听到五弟呼唤,后者从出租车窗上探出手臂,窗后那张脸闪了一下就过去了。简要复述过当时情景后,夤夜方归的老徐将笔记本屏幕推至100度夹角,键盘声响起。

    又一段人迹就此中绝,在这嘈嘈切切的毕业季里,其姓甚名谁似乎无关宏旨。最终定格在我记忆中的,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盘桓于寝室与阳台间的吸烟者形象。在那据称05级文学院男生感性泛滥的浪漫年月里,fupies曾经边听to China with Love边站在阳台上哭,手抖得连烟都点不上。那时普文二青年间尚无分野,他们汗流浃背地同处一室,在集体观影的氛围中耗去光阴。

    “为什么我们在思念朋友的时候,总会起风?”夏夜的穿堂风依旧,其中不再有轻微的烟的味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杂感0611 2015-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