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10

    浪味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216826018.html

    昨晚,听到谢玉岗说出这是惘闻第三次来天津时,眼前开始浮动若干事件与场景。与上礼拜的塘沽之行意义相仿,台上的五个男人为我暂时抚平了内面的褶皱,让散乱的记忆拨开老茧,于此重聚。两小时后,站在意式街入口处的钟塔下面,fupies仍意犹未尽地咀嚼着《污水塘》中的个别音节,老谢说这首歌的名字没有任何意义,完全可以直接替换为海河、滨江道等其他能指。其时夜风徐来,海河水波不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