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20

    骚动之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aikalsnow-logs/2087664.html

    正值莺飞草长之时,暖意春情裹挟着骚动的浪潮在动物之间涌荡盘旋。

    狗哥突然跟我说,他换女朋友了。一时间我还真就反应不过来,我的大脑里还顽固地盘踞着那个天津小女生的娇媚之态。狗哥明明已经发展到和他的准岳父对战QQ堂的境界了啊。
    “寒假时候就分了,现在这个你见过一面,而且这一面还相当长”,狗哥补充道。
    这话提醒我去回忆某些细节,比如在那趟回天津的火车上发生的种种。
    “天啊!你该不是把火车上那位搞定了吧!”
    “呵呵,你还真是一点就透。上礼拜天我还去北京找她了呐。”
    对以上文字有疑问者请参见我写于二月底的日志《旅行》。看来这就是旅行的意义

    看看这世界。昆德拉说当南极走向北极,世界就会毁灭。这话转换为现实就是:当女生走向男生,南开大学迎水道校区就会开锅,成为沸水的汪洋,稀里糊涂浩浩荡荡有如诺亚时代的滔天洪水。男男女女成双成对地蜷缩在长椅上,而所有长椅连同凉亭、砖地一起构成当代诺亚方舟的形象。
    我路过的时候,眼睛总是会看向那边。我突然想到特蕾莎也像我一样,看着公园里的长椅在伏尔塔瓦河上成群结队地流动,流进那夕阳。

    徐J脚踏两条船,在忠贞不渝与七年之痒的维度间腾挪游刃,很快乐。

    柳星张大笑着走完从舞会到寝室的路,那女生的电话号码荡漾在他左臂,在他左侧心房某处。

    宝宝与安徽大学某从未谋面从未闻其声从未见其形总之从未认识之神秘女子保持着从未间断的绵密的短信往来。

    涅生同学如西西弗般不断磐重

    许巍:“只因那利刃般的女人,她穿过我的心。”

    ……
    ……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桓永高速 2015-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