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25

    一一

    人只能看到一半的世界,也就只能经历一半的人生。有个早慧的孩子专门给人的后脑勺拍照,通过他的阐释我明白他的善意。中国人传统意义上的“瞻前顾后”,经由人生视角的大演绎,生发出不止两种可能。

    余凇回家以前的最后一场雪提醒他注意这种六角形的物质。博尔赫斯的巴别图书馆也是六边形的,这种简洁直观的数字形态蕴藉了全宇宙的知识。阿根廷人喜欢玄思,他在另一篇有关中国人的小说中穷举各种可能,它们织成的交叉小径令某些人厌倦。他可能有所不知,在真正的中国智慧里,两个就够了。

    走在通往西门的马路上时,余凇设想出另一个姓名倒过来写的人,此刻正反向进入二零二医院早已废弃的礼堂。或许两座城市本身就互为表里,它们之间由钢铁、石灰、空气等质素形成的纽带维系着,但正如纸的两面,它们既不能分开,也不能对看。
  • 2007-01-25

    难过

    突然间我有点难过。昨晚我洗了两个小时衣服,看了两个小时《一一》。我上楼看到小超还在练级,总理还在阅览朝鲜日报。今天我就有点难过了。

    今天要收拾东西,预备在30小时后滚出这城市。我们寝室只剩下我一个人还没滚。我难过地看着三张空空如也的桌面,而我的书堆积如山,不知道怎么往家带。

    我在想着NJ,觉得自己和他很像。很快我又联想到fupies,前天他发豆邮说导导你这看片速度都赶上派出所审毛片人员了。

    我一直在没话找话。现在我有点头疼。

  • 写博客已经有一年时间。现在,光荣街上开始出现相同的月份和日期。

    去年这时候,我跟老大、徐公子、柳星张等人刚认识。记载此事的是一篇名为BLUR的日志。

    去年这时候,我应该不是现在的德行,但具体什么样我也记不清了。幸好存档是忠实的。

    说到存档,这可能是我们最少用到的一个部分,但它可能也是最有趣的。打开它们你会发现“瀚雪”是它的第一个名字,一种小资、SB的命名方式。存档保留了时间的原貌。

    最近更新慢,大家多温温故吧,可以知新。

  • 2007-01-15

    10.22.22.167

    将题目复制到你的浏览器地址栏,按回车,你就可能看到我的f盘。里面有一些电影。

    看到的前提:

    1、与此同时我也开了机,并且开了服务器。

    2、你是南开大学的同志。

    见到喜欢的东西,请不要当场打开,否则我会变得很卡。请拷回自己的硬盘,慢慢享用。

    感谢多马。

  • 2006-12-30

    新年

    2007年提前两天到了。我在早上7点左右发现这一变化。

    我相信在我错过的七个小时里,城市依照人们与时间的愿望进行了某些改造。一种从天而降的建筑材料正源源不断地更新着我们的生活环境,使之符合我们想象中新年的格式。

    我骑过体育场时凝视空无一人的场地,想起《尤利西斯的凝视》中的一个长镜头,缓慢推移的摄影机掠过阿尔巴尼亚平坦的雪原。这个时刻会有很多人关心粮食和蔬菜,他们会站在田垄中央,惦记远处模糊而相似的集市。世界的形象在绝对静止中刷新着。

    这个突然降临的新年夜多少让我措手不及。我和徐公子赶到新学活音乐厅时里面已经站满了人。六盏舞台灯将变换的图形喷涂在墙壁和面孔上,我辨认出花瓣、漩涡、细胞、红、黄、紫。这群狂欢的人啊,时间从他们背后升到高处,不见了。唯有荧光棒是永恒的。

    其实你没失去什么。

    新年的第一件好消息是,我爷又挺过来了,我奶出院了。沈阳那边的情绪不错,尽管他们都很累。

    在下一个新年来临之前,我想我们都应该用沉静的方式看待希望。

  • 2006-12-29

    策兰诗四首

    黑夜   吴建广 译
        我们很近,主,
        近得可以捉住。
        已经被捉,主,
        抠得很深 ,就象
        我们每个人的身体
        也是你的,主。
        祈祷吧,主,
        为我们,祈祷,
        我们很近。
        我们斜风一般走去,
        走去,朝着
        洼地和火山湖低头弯腰。
        我们去找喝的,主。
        那时血,你倒出的
        是血,主。
        闪着光。
        血将你的形象映到我眼里,主。
        眼和嘴这么张着,空荡,主。
        我们喝了,主。
        这血和血中的形象,主。
        祈祷吧,主。
        我们很近。

    用可更换的钥匙   吴建广 译
        用可更换的钥匙
        你开启这房子,里面
        沉默之雪扬起。
        看血是从你的眼睛,
        嘴巴,还是耳朵里涌出,
        更换你的钥匙。
        
        更换你的钥匙,就是更换词,
        词可与雪花一起扬起。
        看撞逐你的不同风向,
        雪裹着词滚成球。

    死亡赋格 北岛 译
              清晨的黑牛奶我们傍晚喝
              我们中午早上喝我们夜里喝
              我们喝呀喝
              我们在空中掘墓躺着挺宽敞
              那房子里的人他玩蛇他写信
              他写信当暮色降临德国你金发的马格丽特
                    他写信走出屋星光闪烁他吹口哨召回猎犬
              他吹口哨召来他的犹太人掘墓
              他命令我们奏舞曲
      
        清晨的黑牛奶我们夜里喝
              我们早上中午喝我们傍晚喝
              我们喝呀喝
              那房子里的人他玩蛇他写信
              他写信当暮色降临德国你金发的马格丽特
              你灰发的舒拉密兹我们在空中掘墓躺着挺宽敞
              他高叫把地挖深些你们这伙你们那帮演唱
              他抓住腰中手枪他挥舞他眼睛是蓝的
              挖得深些你们这伙用锹你们那帮继续奏舞曲
      
        清晨的黑牛奶我们夜里喝
              我们中午早上喝我们傍晚喝
              我们喝呀喝
              那房子里的人你金发的马格丽特
              你灰发的舒拉密兹他玩蛇
              他高叫把死亡奏得美妙些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
              他高叫你们把琴拉得更暗些你们就象烟升向天空
              你们就在云中有个坟墓躺着挺宽敞
      
        清晨的黑牛奶我们夜里喝
              我们中午喝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
              我们傍晚早上喝我们喝呀喝
              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他眼睛是蓝的
              他用铅弹射你他瞄得很准
              那房子里的人你金发的马格丽特
              他放出猎犬扑向我们许给我们空中的坟墓
              他玩蛇做梦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
              你金发的马格丽特
              你灰发的舒拉密兹

    白杨树   吴建广 译
        杨树,你的叶白色地看向黑暗。
        我母亲的发丝永不变白。
        蒲公英,乌克兰也这么绿。
        我的金发母亲没能回家。
        雨云,你徘徊在井边?
        我轻声的母亲为所有人哭泣。
        圆的星,你吞噬金色飘带。
        我母亲的心受了铅弹之伤。
        橡木之门,谁把你卸下户枢?
        我温柔的母亲不会再来。

  • 2006-12-28

    事态

    罗老师说对事态的讲说是一种抒情策略

    我一下开窍了

    生活本身就是首诗

    也就是说

    叙事诗是诗中的诗

    也就是说

    栖居者诗派曾经用过的意象

    低于生活

    西区门口修车的大哥就是位诗人

    他的秃头酷似于坚

    他装好了我自行车的链子 没收钱

    他把我的脚蹬子装回原处 没收钱

    在他这儿打气儿也是免费的

    有一次我在长军快餐的油条档口见到他

    当时他正走出屋外

  • 2006-12-25

    早上六点起床写论文,六点半出去吃饭。一路浓雾,能见度估计五米。

    在我看到圆阶顶楼那一圈乳白色灯光时,数学院高处的广播喇叭响了,平安夜,圣诞夜。路灯好像汇成了一束,落在我头顶。周围没人。

    刚才又起雾了,我和Fupies沿着小引河行驶时忘了小引河在哪。宿舍楼下的灯是荔枝色的。

  • 2006-12-24

    第八段对话

    生铁老爷:在么?
    老周:在。
    生铁老爷:我真喜欢你送我的枪毙人的照片!
    老周:……
    生铁老爷:我常想那样射死他们。
    老周:……
    生铁老爷: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人太多了。
    老周:……
    生铁老爷:把他们的脑袋都射烂!
    老周:……
    生铁老爷:有时女人也很可恶,也该枪毙。我一点不觉得这些照片血腥,真的。
    老周:礼不在轻,只要送对人就好。”
    生铁老爷:……
  • 2006-12-23

    第九段对话

    二主楼A214。

    红老师:准考证上写没写不让带计算器?

    25号学生:好像没写。

    蓝老师:你还是收起来吧。我们会提醒你时间的。